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最新報道 » 正文

恒瑞13億“血拼”!本土巨頭與創新藥企紛紛“聯姻”

發布日期:2021-08-27   來源:醫藥網   瀏覽次數:0
核心提示:8月27日訊 8月26日,恒瑞醫藥宣布對大連萬春進行1億元股權投資,并支付總計不超過13億元的首付款和里程碑款,大連萬春授予恒瑞

8月27日訊 8月26日,恒瑞醫藥宣布對大連萬春進行1億元股權投資,并支付總計不超過13億元的首付款和里程碑款,大連萬春授予恒瑞針對GEF-H1激活劑普那布林在大中華地區的聯合開發權益以及獨家商業化權益,這迅速引發了行業關注。
 
  恒瑞醫藥與大連萬春的這筆交易,創下目前國內藥企授權交易金額最高紀錄,這也是恒瑞醫藥為數不多的從外部引入新藥的案例之一。
 
  不僅僅是恒瑞醫藥與大連萬春,還有石藥與康寧杰瑞,珍寶島與恒諾康等多家大型藥企入局展開合作。本土藥企紛紛“聯姻”的案例,或許為我國藥企的創新醫藥生態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模式。
 
   “找到好的藥”
 
  孫飄揚拉滿恒瑞創新力
 
  在經歷了創新藥醫保談判放量考驗,帶量采購重挫業績之后,恒瑞醫藥站在創新藥轉型的關鍵節點,孫飄揚“二次出山”執掌帥印。8月在與投資者的交流環節中,孫飄揚表示,公司遇到的問題是所有中國仿制藥轉型創新藥企業都會遇到的問題,都會遇到仿制藥斷崖式下降,創新藥逐步增長,任何事都是螺旋式發展,不是直線發展的;恒瑞的業務模式是找到好的藥,然后把它做好,送到患者手里去,讓患者獲益;盡量完善自己多掌握技術,不排除對于有些新技術也會去收購。
 
  與大連萬春展開合作也被外界視作恒瑞醫藥是在借力本土新興藥企突圍創新研發,也是孫飄揚在實踐他的做好藥的計劃。大連萬春屬于本土創新藥企,此次恒瑞醫藥下“血本”達成此次合作,一定程度在于普那布林的潛力與表現。普那布林是大連萬春在研的一款“First-in-Class”免疫抗腫瘤藥物,具有較高的臨床價值。
 
  普那布林是一個人工合成的新化學實體,能夠通過激活免疫防御蛋白鳥嘌呤核苷酸交換因子(GEF-H1),加速樹突狀細胞(DC細胞)的成熟及促進抗原呈遞,直接激活T細胞來殺死腫瘤細胞,起到“免疫系統的點火劑”的作用。此外,普那布林還可以阻止由化療藥物誘導的骨髓中性粒細胞的損傷,達到早期保護作用,以一個不同于G-CSF(粒細胞集落刺激因子,可促進中性粒細胞的增殖和分化)的作用機制預防早期CIN(化療引起的中性粒細胞減少癥)。
 
  今年,普那布林的CIN適應癥 NDA申請先后獲得美、中受理并被授予優先審評資格。8月,普那布林聯用多西他賽在非小細胞肺癌2/3線患者(EGFR野生型)的全球Ⅲ期臨床研究中達到總生存期的主要終點,并計劃于2022年上半年提交該項適應癥的NDA申請。
 
  同時,普那布林也是一個高價值的品種。根據《柳葉刀》雜志統計,中國近年來年新發癌癥患者數量已達450萬人左右,需要預防CIN的患者總體占比超 10%。目前,G-CSF是預防和治療CIN的標準療法,尚無與普那布林作用機制相似的藥物在臨床研究中用于預防CIN。在中國,預計2021年G-CSF市場規模約75億元,其中長效G-CSF(用于預防CIN)市場規模超50億元。此外,中國年新發肺癌患者數量超80萬人,其中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占比超85%,當前2/3線基因驅動陰性患者可選方案較少且療效有限,亟待創新療法。
 
  在2021年半年報中,恒瑞醫藥全面披露了其最新的產品管線,涵蓋已上市創新藥后續主要臨床研發管線、在研創新藥主要臨床研發管線、海外創新藥主要臨床研發管線,“國內外共開展240多個臨床項目”等信息,讓市場感受到了恒瑞醫藥新階段的創新與國際化決心。
 
  恒瑞醫藥亦在半年報中表示,公司迫切需要集中資源在創新和國際化方面實現快速突破。從目前看,除了加碼自身研發外,恒瑞醫藥亦在與本土新興藥企合作突圍創新。
 
  本土企業融合加速
 
  創新資源爭奪戰打響
 
  恒瑞已經在全面加速和本土藥企的合作,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與大連萬春合作前,今年2月,其以2000萬美元入股了瓔黎藥業,獲得了另外一款抗癌藥PI3kδ抑制劑YY-20394在大中華地區的聯合開發權益以及排他性獨家商業化權益。
 
  與本土涌現出的創新藥企合作,并不僅僅是恒瑞醫藥一家的選擇。就在兩天前,8月24日,康寧杰瑞與石藥集團宣布,雙方就康寧杰瑞自主研發的抗HER2雙特異性抗體KN026簽訂了在中國內地的開發及商業化授權協議,總交易金額為10億元。
 
  2020年5月19日,珍寶島藥業宣布向恒諾康支付由1.5億元里程碑付款和每年度凈銷售收入的6%銷售提成兩部分組成的轉讓費(含稅),獲得后者所研發的重磅抗流感藥物相關權益。
 
  本土藥企紛紛“聯姻”行動的背后,一方面暗藏著醫藥市場的風云涌動;另一方面,也證明了國內藥企創新力與綜合實力不斷提升,已經具備不俗的實力。
 
  國務院新聞辦7月27日舉行的發布會上,科技部透露,我國基礎研究占研發投入比重首次超過6%,科技的原始創新能力大幅提升。2021年上半年,我國批準創新性藥物21個,已超過2020年全年審評通過的創新藥數量,再次刷新紀錄。如今中國醫藥創新研發實力由第三梯隊躍升至第二梯隊,且國家政策在藥品審批上市、醫保準入報銷等多個層面給予創新藥企支持,一批本土創新藥企已經崛起,本土醫藥創新生態也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
 
  在外界看來,本土大型藥企和創新企業合作,是國內創新藥“內卷”的大背景下生物科技公司提前兌現產品管線商業價值的代表性案例。相較于創新藥企而言,本土大型藥企有著更加成熟的藥品商業化經驗及銷售網絡,也有更充裕的現金流,通過合作創新藥企可以獲得現金支持其他創新產品的持續開發,同時借助于大型藥企的商業化能力,創新藥企的相關品種也能夠獲得更好的市場銷售預期。
 
  而對于本土大型藥企而言,創新藥企有更加豐富的創新品種,以及更強的早期研發能力及人才儲備,與其合作能夠更快推進自身向創新藥方向的轉型。從長遠來看,本土大型藥企和創新藥企強強聯手是個雙贏的合作。
 
  中國千億規模的健康醫療市場也同樣吸引了全球制藥巨頭積極攜手本土創新企業進行商業化合作。此前基石藥業宣布,將與輝瑞就c-rosoncogene 1(ROS1)陽性晚期非小細胞癌(NSCLC)共同開發勞拉替尼(lorlatinib)。此外,還有信達生物制藥和禮來制藥共同合作研發PD-1抑制劑信迪利單抗。而隨著本土大型藥企也與創新藥企合作爭奪創新資源,水漲船高,國內藥物創新即將掀起更加激烈的爭奪戰。
 
 
 
?